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江门日报:超6成抑郁症患者有自杀倾向

  来源:转载江门日报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8/10/16 15:31:11


  近年来,抑郁症患者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其中以女性居多,由于女性一生激素变化波动较大,加上社会对女性角色要求较多,不仅要承担为人妻、为人母的家庭责任,也要承担工作上的压力,还有社会上的歧视,因此,有研究显示,每十位男性中就有一位可能患有抑郁症,而女性则每五位中就有一位患有抑郁症。

  我国抑郁症发病率高达5%—6%,且逐年上升,但仅有2%—5%的抑郁症患者接受了治疗,因抑郁症自杀的患者更是不断增多。记者从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江门市妇幼保健院等了解到,女性抑郁症患者不断增多,女性抑郁症患者远超男性患者的数量,两者比例为2:1,其中60%以上的患者有自杀倾向,但是从现在治疗的情况来看,抑郁症的治愈率非常高,只要早期介入、持续治疗,抑郁症可以有效得到控制并根治。

  为了让更多人尤其是女性了解抑郁症,加强抑郁症的防控和治疗,减少自杀死亡数量,记者深入采访了多位女性抑郁症患者以及医生。

  江门日报记者 庄英业

  案例

  案例一:乐观开朗的她却迈不过退休这道坎

  如果你见过5年前的蓉姐,你一定无法相信坐在你面前的蓉姐是同一个人,餐桌上亲朋好友觥筹交错、把酒言欢,只有蓉姐一个人呆滞的坐在其中,不小心撩起的衣服忘了拉下,上厕所回来的拉链也没拉,白开水一杯接着一杯,半个多小时已经喝下了10多杯水……

  曾经,蓉姐是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每天会坚持走半个小时路去上班,酷爱烹饪的她会常常做很多包子、馒头、饺子,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享受过她的包点,是大家公认的好大姐。只是这么一个人,好似突然一夜之间变了,每天躺在床上,不再喜欢运动、烹饪,不经常紧张兮兮的测血压,隔十几分钟测一次,半夜起来也要测,无奈之下,家人送她去住院,可是检查的结果却很正常。她再也不做饭了,每天等着吃饭,剩下时间就是发呆。

  其实,蓉姐的家庭条件很好,丈夫事业有成、儿子成家立业工作稳定,两人都非常爱她,本应是享受人生的年龄为何变成如此?辗转多家医院后,蓉姐最终被确诊为抑郁症。

  究其原因,原来在病发之前,蓉姐是家里支柱,她照料着自己多病的父母和家婆,每天忙碌而充实着,可是突然一天父亲中风过世了,母亲半年后也随之而去,紧接着家婆也重病离世,作为家里老大的蓉姐义不容辞承担起了料理三位老人家后事的重担。没有人察觉出蓉姐有任何不适,直到她55岁正式退休后,没有任何寄托的蓉姐一夜骤变。

  案例二:乳腺癌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肖姨是典型的抑郁症患者,平时很正常,发作时她就会陷入自己给自己搭建的黑屋子里,别人走不进去,她自己也走不出来,她会不停地重复诉说同样的几件事:小时候的悲惨、结婚后丈夫的冷漠、养育孩子的艰辛以及他们的“不孝”。发病时,全家人都得无奈地端坐在一旁听着她的哭诉,没有人敢反驳,因为一张口会换来更多的指责和控诉。“妈妈患病时说的话就像刀子一样,不知道有多伤人,如果死能治好她,我们姐弟三人恨不得以死谢罪。”回忆起母亲发病,肖姨的女儿晓琳说。

  农村出来的肖姨是一位家庭主妇,辛辛苦苦把三个孩子拉扯大,丈夫除了工作外,对家里不闻不问。孩子长大后接二连三的成家立业,肖姨本以为可以歇口气时,外孙、孙子一个接一个呱呱坠地,她又开始挑起了带外孙和孙子的重担,一个接一个的辛劳叠加在一起,肖姨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一检查发现是乳腺癌,所幸是早期发现,在尽力抢救后,肖姨康复了,可是接踵而来的却是心理疾病——抑郁症,于是最上面的场景就隔三差五的出现。

  “老妈是个很要强的人,从小到大家里的艰辛基本上都是她一个人扛,我们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直到发现乳腺癌,一下子把她的精神压垮了。”晓琳说,最可怕的是母亲从指责变成自责,甚至开始出现离家出走和自残的现象,他们很害怕,母亲不知道哪一天又发作,全家被乌云笼罩着透不过气。

  案例三:“好想抱着孩子从阳台跳下去”

  一位美丽的少妇悠闲地坐在阳台上,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下,这本是一幅甜美的画像,看到的人都会由衷地感到一种幸福。可是,当镜头拉近到少妇的面容和眼睛时,你会发现,僵硬的表情和呆滞的眼神与先前看到的场景格格不入,面对婴孩的扭动以及呀呀之声,少妇却没有一丝的反应。“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好想抱着孩子从阳台上跳下去。”在一次心理治疗中,少妇美华向心理医生吐露了心声。

  对于年轻的美华来说,正值青春年华,又欢喜添丁,本应是其乐融融的一幅景象,却因为一场心理“重感冒”,让全家陷入了乌云密布的氛围中。生完孩子后,她经常不愿意与任何人互动,只是沉浸于自己的忧伤中,她很恐惧——自己能不能养活孩子,能不能抚养他成人,自己是不是活不长了?她甚至很后悔生下孩子,这个孩子给全家人都带来了麻烦。

  发现美华的不对劲后,当美华坐完月子,丈夫毅然将她带到医院进行心理治疗,最后医生确诊为产后抑郁症。

  A

  是“作”?还是抑郁症?

  “我死了,他们才相信我病了……”9月4日,在峨眉山金顶,一位21岁的姑娘不顾他人的劝阻,从悬崖上一跃而下,一条鲜活的命,没了。有网友在微博上传了姑娘生前留下的遗书,里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得了一种病,叫抑郁症。”

  “一些女性抑郁症患者经常被亲朋好友误以为是‘作’,也就是我们说的‘矫情’。”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心理科医生杨思思表示,很多人不能理解抑郁症患者,特别对于一些女性,在外人看来,有很好的家庭,经济条件也充裕,但是为什么会那么“作”?明明没有事,却总是想不开,觉得全世界都欠她的;明明没有病,却总是这里疼那里疼……其实患抑郁症,会把过去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回忆起来,把负面的东西都放大了,全部过滤出来,心里想到的都是不开心的事情。

  “有一个病人,在治疗中,她追溯到很久的时候,就是她妈妈得癌症时,她在市中心医院陪妈妈看病的经历,把以前不好的事情都回想起来,不断加深,很容易加深情绪不好的状况,然后就会觉得自己活不了很久。”杨思思表示,抑郁症患者的思考模式是固化的,医生治疗就是要改变其这种模式,如果自身认知没有变,那看事情都是看到不好的一面,病情就很难有好转。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一个细节,杨思思给患者做治疗时,会给她布置一项家庭作业——给自己剪指甲,通过这一件事让患者去关注自己的内心,从内心深处寻求帮助和力量。

  B

  激素变化 女性抑郁症的“罪魁祸首”

  女性容易患抑郁症与自身激素水平变化有着很大关系,这主要集中在三个时期:青春期、生育期、更年期,其中,生育期导致的产后抑郁症近年来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记者从江门市妇幼保健院获悉,近两年,该院产后抑郁症就诊人次大概200多人次。而二孩妈妈产后抑郁症大概占了30%,有明显增多现象。

  “怀孕期间,女性荷尔蒙雌激素和黄体酮增长10倍,分娩后,荷尔蒙水平迅速降低,在72小时内迅速达到以前水平。一些研究显示,产后期荷尔蒙水平迅速降低与抑郁症状出现有关。”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妇女保健部副部长、国家心理咨询师覃钰纯告诉记者,这也是近年来产后抑郁症逐渐增多的原因。

  “我们接诊过最严重的产后抑郁症是出现自伤自残行为、伤婴行为和自杀念头,我记得,之前接诊过一个由丈夫带来就诊的新手妈妈,据家人反应,她在家里情绪易激动,一旦受到刺激就会摔东西,甚至听到孩子不断哭闹的时候,表示想伤害孩子,之后又出现内疚哭泣的情绪,甚至离家出走,跑到还没修好的江门大道上面走动,非常危险。”覃钰纯告诉记者,如果产妇缺乏父母、丈夫的支持和照顾,容易患产后抑郁症,这其中不乏很多患者产生自杀念头。

  另外,随着二孩政策放开,高龄产妇生育二孩的现象变得普遍,高龄产妇怀孕到生育的压力不言而喻,各项检查的结果带来的心情跌宕起伏,对于以后照顾孩子带来经济和生活的压力,工作的调动等等也是二孩妈妈发生产后抑郁症的原因。覃钰纯表示,对于年轻妈妈来说,现在二孩政策放开,生育节奏加快,两胎之间的间隔年龄小,两个孩子的爱之间的平衡带来的内心冲突,或者在两个孩子的照顾上分身乏力的现状,也是导致产后抑郁的原因。

  C

  原生家庭,为抑郁症埋下伏笔

  “原生家庭”这个词最近很火,我们的一些行为追溯到童年,才发现家庭对我们一生的影响之大。

  杨思思告诉记者,她们在与患者的长期心理治疗中,最终结症都会追溯到患者的原生家庭。一方面,在不健康原生家庭下长大的孩子,需要在成年以后,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走出不好的影响;另一方面,研究表明,有精神病家族史,特别是有家族抑郁症病史的女性,抑郁症发病率高于无病史的女性人群。

  除了原生家庭影响外,抑郁症也有长期潜伏的特点。一位40多岁的女性抑郁症患者走进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她患有抑郁症兼强迫症,回顾自己的情绪什么时候开始不好时,她追溯到十多年前,自己生了孩子,因为跟家婆相处不好,直到现在一听到家婆的声音就很难受。

  “这是我们遇到的比较夸张的案例。”杨思思表示,女性抑郁症中,婆媳关系似乎成为一个逃也逃不掉的结症,因此,我们建议新婚夫妇,结了婚不要那么快要孩子,特别是和老人家一起居住,以后孩子也需要老人家帮忙带的,这种情况需要夫妻和双方父母有尽可能多的磨合时间,了解彼此并融洽相处后再要孩子。

  “社会因素也是女性抑郁症产生的病因,比如婆媳关系、重男轻女的观念、家庭的经济来源等都会让女性感到压力过重,还有随着孩子的到来,新手妈妈可能会面对工作的转变或者岗位的调整,这些转变对于女性来说也是滋生抑郁情绪的‘温床’。”覃钰纯说。

  D

  重视抑郁症 别让“小感冒”变成“大癌症”

  记者采访了解到,普通抑郁情绪在医学上其实就像一个心理“小感冒”,是完全可以通过简单的治疗及时康复的,但是很多人,把小病拖成了大病,把“小感冒”拖成了“大癌症”,而和真正的癌症不同的是,抑郁“癌症”的后果很多是自残、自杀。

  “所有抑郁症都有自责的情绪,从自责到自罪到自杀,是一个循环递进的关系,可以说60%以上的患者有自杀倾向。”杨思思说。

  如何不让“小感冒”变成“大癌症”?

  “情绪每个人都有,需要学会自我调整,定期整理,不能一味的回避及隐忍;自己无法很好调整时,向身边的家人、亲戚及朋友求助,取得他们的支持;如果仍不能很好的解决,要向专业的医生求助。”杨思思表示,及时就医是很重要的,早期的心理“小感冒”通过梳理很快可以康复,同时也推荐有心理“小感冒”的朋友可以多看看作家张德芬及刘墉的相关书籍,可以通过自我调整来解决一些情绪问题。

  “抑郁症是可以康复的,不要回避和压抑自己的病情。”覃钰纯给记者举了一个治疗案例:有一个二孩妈妈,在怀一胎的时候就有一些类似产后抑郁的症状,在怀二胎的时候症状加重,除了情绪低落外,还有强迫性穷思竭虑,反复去思考早年跟朋友合伙注册的公司的各种问题,因此搞到丈夫和她自己都很累很辛苦。通过采用心理治疗+运动的方法来帮助她,首先通过健康宣教,让她知道产后激素水平的变化会导致妈妈出现一些身体不适,让她从认知上接受自己存在的这些躯体症状有可能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减轻心理上的压力、减缓焦虑情绪;然后采用认知行为治疗的方式,帮助妈妈找到造成目前症状的核心信念,纠正支撑该核心信念的认知模式,进行认知重建,同时和这位妈妈一起去分析事情最坏的结局是什么,自己是否能承担起这个后果等。通过心理治疗,妈妈慢慢放开了这些纠结的问题,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此外,还建议她平时在家要保证半个小时的有氧运动,这样可以更好地减轻躯体不适的症状。坚持5次治疗后,这位妈妈反映自己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情绪积极了,躯体的症状也减轻了很多,夫妻感情也因此增进不少。

  延伸

  阅读

  男性抑郁 不要因为坚强而隐藏病情

  从统计数据以及医院门诊来看,都显示女性抑郁症患者远远多于男性,但其实有很多隐性的因素在里面。

  “男性抑郁症患者非常少,但也并不是没有。”在采访中,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心理医生覃钰纯谈到最近该院接诊的一位男性抑郁症患者,这位患者是一位二孩准爸爸,本应该是幸福的陪着老婆待产,可是他却抑郁寡欢。

  “这位患者一直希望老婆流产。”覃钰纯表示,在心理治疗中,她们发现这位男士的抑郁来源于原生家庭,他从小就在缺乏父爱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当第一胎儿子出生后,为了让儿子不再遭遇自己小时候的悲哀和无奈,他几乎是一手包办了儿子所有事情,但这也把他累跨了,当老婆突然说怀上二孩时,他感觉自己的人生陷入暗无天日的黑洞中。“一直以来这位患者很坚强,没有人知道他的辛苦,包括跟他最亲近的老婆,因为当他患病时,也没有人能理解他。”覃钰纯说,幸运的是他愿意主动来就诊,对于很多男性来说,跨出这一步非常难。

  “在中国传统观念中,男性从小被教育要坚强、情绪不外露,因此,他们对自己存在病情会选择忽略,更不要说去求医问诊,但是,这种隐藏的后遗症是非常大的,最后当病情爆发往往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心理医生杨思思说。

  记者

  手记

  爱,是最好的良药

  “5年了,真是熬过来的,这是我欠她的。”记者采访的案例一中蓉姐的丈夫何先生如此说,如果他不是忙于工作,多一点关心,早一点发觉,也许就不会这么严重。5年来,何先生几乎是像照料小孩一样看着蓉姐,除了料理一日三餐外,每天清晨和晚上都会牵着蓉姐去散散步,每逢周末,他都会约三五好友一起聚餐,让蓉姐接触朋友,甚至开着车带蓉姐去广州、深圳看看亲戚,他积极的带蓉姐寻医问药,5年如一日,终于守得明月见日出。现在蓉姐虽然一直在服用抗抑郁药物,但何先生退休后他们一起搬去和儿子住,孩子的笑声慢慢地唤醒了蓉姐,她渐渐地从自我意识中挣脱出来,呆滞的眼神逐渐有了微光,不经意间嘴角也有了笑容。

  “在抑郁症患者康复案例中,家人的支持是排在第一位。”杨思思告诉记者,案例三患者美华治疗时间长达1年多,现在情况恢复得很好,美华已经可以很好地照顾孩子,同时工作也恢复正常。在治疗结束资料关系,回顾其整个治疗过程发现,其治疗效果良好的重要条件有三方面:第一是家人的支持,很多患者是由家人发现异样,从而寻医生的,她们本身是很抗拒治疗的,如果没有家人支持,她们很难坚持治疗;第二是自我意识,患者本身要有较强的自我调整意识;第三,良好的依从性,愿意配合医生,对医生布置的“作业”会认真的完成,即使很抗拒药物治疗也听取医生的建议。

  从很多女性抑郁症案例可以看出,她们当中很多没有得到家里人的理解,特别是一些女性,她们以坚强的面具示人,当她们有一丝软弱时,就会被当作是“作”,最后她们只能以死告诉大家——“我生病了”。抑郁症治疗有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特别是重度抑郁症患者,如果家人不支持可能会导致她们病情的加重。

  爱是最好的良药,蓉姐的丈夫何先生用5年时间唤醒了蓉姐的笑容,也向我们证明了爱的奇迹。

    文:转载江门日报
    编辑:办公室


上一篇:江门日报:退休后有焦虑感? 倾诉出来别害羞!
下一篇:江门日报:他抑郁了,家人也得了心理疾病